窗外青山誰共看

文/劉素玉

蘇崇銘的青山躍然紙上,呼喚著窗外青山。
似有千言萬語,卻又悄然無聲。
世間的塵囂煩憂,全拋到雲霄之外。

美學家宗白華在《美學散步》中提到,中國繪畫裡所表現的最深心靈是一種「深沈靜默地與這無限的自然,無限的太空渾然融化,體合為一」。他認為,順著自然法則運行的宇宙是雖靜而動的,與自然精神合一的人生也是雖靜而動的。

蘇崇銘的山水,層巒疊翠,雲霧縹緲,間有蜿蜒山路,瀑布流水,凡此總總而生,林林而群,好一幅別有天地非人間的景象!其間雖然渺無人跡,自然萬物卻生機靈動,整體上則給人沈靜祥和之感。何以故?其位置經營、點線交錯、筆墨濃淡、虛實互映、氣勢開合⋯,皆恰如其分,揮灑自如,從而形成一種和諧的景象。而「造景」成功要因,除了技法精鍊之外,更重要的,實則是畫家本人的秉性與修為。急進躁動、輕率不安的人不可能有如此畫風!畫如其人,人如其畫,蘇崇銘沈穩內斂,心思細膩,觀察敏銳,對自然萬物的體悟有所得,才能創造有意境的畫作。他不僅是「造景」,更是「造境」——創造了一個主客體融合為一的境界,亦即宗白華所言:「畫家是默契自然的,所以畫幅中潛存著一種深深的靜寂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