評論

最新

無題(腿)

賞析
麗絲‧樂穆最新的這件作品,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奇異的圖像,如同作品名稱為《無題(腿)》,六、七隻大小不同、形狀各異的腿所組合而成的物體,物體上方扭曲形似向左上方微微仰起的頭像,右方伸出一個瞇著雙眼、張著嘴吧的白色頭形,這個有機體著實令人迷惑,卻也勾起令人想要探究藝術家心理之慾望。
麗絲‧樂穆 無題(腿) 2022 © 麗絲‧樂穆

白色手套

賞析
紡織品是溫哥華藝術家麗絲‧樂慕的創作主題,包括其繪畫、雕塑和裝置藝術。唯有人類會使用紡織品裝飾自己,全球各地文化皆然。服飾可做為個人的認同感,使一個群體聚集在一起。然而,服飾也使得個人與群體區隔,或不同群體的隔離。服飾的用途就是遠離自然世界,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,服飾更顯著的作用是建構一種形象來保護自我。
麗絲‧樂穆 白色手套 2022 © 麗絲‧樂穆

藝術的原生態

評論
信仰的原生態
「原」是最初的、本來的意思,「生態」是指生物在一定的自然環境下生存和發展的狀態。「原生態」是指一切在自然狀況下保存的東西,它未受人為干擾,並且受人類活動的影響亦較少。借用生態學的專有名詞-原生態,來形容曾雍甯的藝術,當然是作了一定程度上的定義的轉換。
空原子筆心,曾雍甯工作室,關渡2019。攝影:游明龍

論楊寓寧的繪畫創作

評論
楊寓寧在這一系列的繪畫創作中,雖選擇了書畫用的皮紙和墨等古典的東亞繪畫材料,但並不意味這些作品只能置放在水墨、書畫的脈絡中被閱讀。
蕾絲花。攝影:楊寓寧

抽象作品

賞析
王易罡的抽象繪畫之路
其實王易罡長期浸淫抽象藝術,從上個世紀八○年代開始,跨越新世紀,直到今天,每個階段不同系列的抽象作品,儘管面貌有異,形式多變,然其轉變過程層層相依,邏輯分明,都有一定的脈絡可尋,此作是他融會貫通過去諸多技法及藝術理念,風格邁向成熟,而得以揮灑自如,一氣呵成的經典之作。
王易罡於工作室,瀋陽2019。攝影:宋卓然

自許的價值

評論
薛松在當代文化中所扮演的藝術家角色
薛松對自己作為藝術家的時空背景有所認知;而身為中國當代藝術家,西方藝術則挑戰他的創作。在自覺的情況下,他探討身分認同、面對塑造他的複雜歷史和快速變遷的社會,歸根究底,對於藝術家角色的自我認知創造了薛松的藝術價值。
薛松於工作室,上海2017。攝影:張敬亭

冰樹銀枝

賞析
劉國松的《冰樹銀枝》傳達的是堅毅
以冰冷的山峰為背景,簇簇叢叢的白雪覆蓋的樹枝在這幅畫中佔據主導地位。儘管冬雪重重,樹枝依然挺立,直衝雲霄,耐心等待春天的到來。冬景中堅忍不拔的比喻是傳統繪畫中的一個普遍主題,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北宋,當時不朽的風景作為一種獨特的流派出現。
劉國松 冰樹銀枝 2009 © 劉國松文獻庫

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

賞析
曾雍甯最新系列 – 春光錦
在曾雍甯的作品中,色彩與色彩、空間與空間的對應與影響的關係,一直是畫面所探討的重心。他挖空心思以各種不同的組合,將上述的關係嚐試研究到極致。在他最新系列作品「春光錦」系列中,可以看到巧思創意與嫻熟技法所帶來的全新色彩與空間的變化。
鹿港龍山寺,2013.圖:張敬亭

嶢嶢

賞析
不盈咫尺而萬里可論
曾雍甯新作「嶢嶢」系列,出現許多矩形堆疊而上、峰峰相接的奇異造型,特別有一種體積厚重、緊實的視覺效果,尤其對比環繞其間的大圓、小圓。他命名為「嶢嶢」,嶢嶢乃高峻也,出自《文選.揚雄.甘泉賦》:「直嶢嶢以造天兮。」
曾雍甯 嶢嶢04 2020 © 曾雍甯


總覽

無題(腿)

賞析
麗絲‧樂穆最新的這件作品,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奇異的圖像,如同作品名稱為《無題(腿)》,六、七隻大小不同、形狀各異的腿所組合而成的物體,物體上方扭曲形似向左上方微微仰起的頭像,右方伸出一個瞇著雙眼、張著嘴吧的白色頭形,這個有機體著實令人迷惑,卻也勾起令人想要探究藝術家心理之慾望。
麗絲‧樂穆 無題(腿) 2022 © 麗絲‧樂穆

白色手套

賞析
紡織品是溫哥華藝術家麗絲‧樂慕的創作主題,包括其繪畫、雕塑和裝置藝術。唯有人類會使用紡織品裝飾自己,全球各地文化皆然。服飾可做為個人的認同感,使一個群體聚集在一起。然而,服飾也使得個人與群體區隔,或不同群體的隔離。服飾的用途就是遠離自然世界,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,服飾更顯著的作用是建構一種形象來保護自我。
麗絲‧樂穆 白色手套 2022 © 麗絲‧樂穆

藝術的原生態

評論
信仰的原生態
「原」是最初的、本來的意思,「生態」是指生物在一定的自然環境下生存和發展的狀態。「原生態」是指一切在自然狀況下保存的東西,它未受人為干擾,並且受人類活動的影響亦較少。借用生態學的專有名詞-原生態,來形容曾雍甯的藝術,當然是作了一定程度上的定義的轉換。
空原子筆心,曾雍甯工作室,關渡2019。攝影:游明龍

論楊寓寧的繪畫創作

評論
楊寓寧在這一系列的繪畫創作中,雖選擇了書畫用的皮紙和墨等古典的東亞繪畫材料,但並不意味這些作品只能置放在水墨、書畫的脈絡中被閱讀。
蕾絲花。攝影:楊寓寧

抽象作品

賞析
王易罡的抽象繪畫之路
其實王易罡長期浸淫抽象藝術,從上個世紀八○年代開始,跨越新世紀,直到今天,每個階段不同系列的抽象作品,儘管面貌有異,形式多變,然其轉變過程層層相依,邏輯分明,都有一定的脈絡可尋,此作是他融會貫通過去諸多技法及藝術理念,風格邁向成熟,而得以揮灑自如,一氣呵成的經典之作。
王易罡於工作室,瀋陽2019。攝影:宋卓然

自許的價值

評論
薛松在當代文化中所扮演的藝術家角色
薛松對自己作為藝術家的時空背景有所認知;而身為中國當代藝術家,西方藝術則挑戰他的創作。在自覺的情況下,他探討身分認同、面對塑造他的複雜歷史和快速變遷的社會,歸根究底,對於藝術家角色的自我認知創造了薛松的藝術價值。
薛松於工作室,上海2017。攝影:張敬亭

冰樹銀枝

賞析
劉國松的《冰樹銀枝》傳達的是堅毅
以冰冷的山峰為背景,簇簇叢叢的白雪覆蓋的樹枝在這幅畫中佔據主導地位。儘管冬雪重重,樹枝依然挺立,直衝雲霄,耐心等待春天的到來。冬景中堅忍不拔的比喻是傳統繪畫中的一個普遍主題,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北宋,當時不朽的風景作為一種獨特的流派出現。
劉國松 冰樹銀枝 2009 © 劉國松文獻庫

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

賞析
曾雍甯最新系列 – 春光錦
在曾雍甯的作品中,色彩與色彩、空間與空間的對應與影響的關係,一直是畫面所探討的重心。他挖空心思以各種不同的組合,將上述的關係嚐試研究到極致。在他最新系列作品「春光錦」系列中,可以看到巧思創意與嫻熟技法所帶來的全新色彩與空間的變化。
鹿港龍山寺,2013.圖:張敬亭

嶢嶢

賞析
不盈咫尺而萬里可論
曾雍甯新作「嶢嶢」系列,出現許多矩形堆疊而上、峰峰相接的奇異造型,特別有一種體積厚重、緊實的視覺效果,尤其對比環繞其間的大圓、小圓。他命名為「嶢嶢」,嶢嶢乃高峻也,出自《文選.揚雄.甘泉賦》:「直嶢嶢以造天兮。」
曾雍甯 嶢嶢04 2020 © 曾雍甯

花團錦簇的鍊金術

評論
花團圓
曾雍甯嘗自稱「野人」,因為他從小到大的生長環境,不是在農村,就是在山林或海邊,由於從小喜愛藝術,以及業餘攝影家父親的鼓勵,消磨了許多時光上山下海,盡情地在大自然中寫生、拍照,留下大量植物花卉的素描、圖像,這些都成為日後藝術創作的養料,後來在藝壇投石問路的首次個展就命名為「野人花園」。
曾雍甯工作室,關渡2019。攝影:游明龍

花團圓

賞析
花團錦簇的鍊金術
貼金箔的「花團圓」系列,圓形則躍居主宰地位,而巨圓之中包圍著無以計數的小圓,其紋樣、圖案、色彩、組成方式各異其趣,層層疊疊,繁密叢生,卻有一種統一感、協調感,這應歸功於所有的圓形都聚攏在巨圓之中。
曾雍甯 花團圓07 2019 – 2020 © 曾雍甯

清風遠逸

評論
「我認為一幅畫應該像一首詩,一闋歌,或一篇美的散文。因此,寫一幅畫就應該像作一首詩、唱一闋歌,或做一篇散文。」 – 傅抱石
郭凱的繪畫作品給人的第一印象,就是像一首詩,一闋歌,或一篇美的散文。「畫中有詩」向來是中國品畫的要項之一,郭凱的繪畫尤其含有濃得化不開的詩意,平淡樸實的畫名,容易令人沈入唐詩宋詞的意境之中。
郭凱潛心研究丹培拉技法,安徽合肥2018。攝影:張敬亭

吹皺的山光

賞析
現代水墨傳教士的聖經(二)
1977年之後,劉國松以近十年的時間,致力於水拓技法的創作。鑽研水拓技法,正呼應了劉國松「革筆的命」的主張,拋棄對筆的依賴,一樣也能製作出好畫,而《吹皺的山光》正是水拓技法嫻熟時期的神來之作。
劉國松與吹皺的山光,1985。圖:劉國松提供 © 劉國松文獻庫

老榕樹的春天

賞析
現代水墨傳教士的聖經(二)
開始嚐試的新技法,利用水墨滲透特性,使得畫面去除人工雕琢的筆痕,產生自然天成的效果。
劉國松 老榕樹的春天 1993 © 劉國松文獻庫

流動的山峰

賞析
現代水墨傳教士的聖經(二)
《流動的山峰》是劉國松以拓墨法創作的傑作。拓墨法呼應了劉國松「革筆的命,革中鋒的命」的主張,證明了拋棄畫筆,一樣能夠展現筆所畫不出的自然線條與色塊。
劉國松 流動的山峰 1976 © 劉國松文獻庫

中秋節

賞析
現代水墨傳教士的聖經(二)
在劉國松的抽象畫中,以中國節慶為主題的作品最具有人文情懷,這幅《中秋節》反映了千百年來中國人對月亮的詩意幻想,以及對中秋佳節的深厚情感。
劉國松 中秋節 1969 © 劉國松文獻庫

發紫的太陽

賞析
現代水墨傳教士的聖經(二)
劉國松說過:「我的構圖雖然基本上是一個圓一個弧,但顏色、技巧、肌理都有很大的變化。」《發紫的太陽》正是一幅由簡單的上圓、下弧所構成的太空畫,其顏色、技巧、肌理都有可觀之處,而令人驚艷。
劉國松 發紫的太陽 1970 © 劉國松文獻庫

錢塘潮

賞析
現代水墨傳教士的聖經(二)
這是劉國松以水拓法完成的較早期作品。水拓法是把墨或顏料滴在水面上,取其水面飄浮游散的效果,以紙吸附之後再進行畫面的加工處理。水拓法富有很大的隨機意味,須因應拓印出來的效果去塑造意境。
劉國松 錢塘潮 1974 © 劉國松文獻庫

抽象作品

賞析
王易罡的抽象繪畫之路
其實王易罡長期浸淫抽象藝術,從上個世紀八○年代開始,跨越新世紀,直到今天,每個階段不同系列的抽象作品,儘管面貌有異,形式多變,然其轉變過程層層相依,邏輯分明,都有一定的脈絡可尋,此作是他融會貫通過去諸多技法及藝術理念,風格邁向成熟,而得以揮灑自如,一氣呵成的經典之作。
王易罡於工作室,瀋陽2019。攝影:宋卓然

清風遠逸

評論
「我認為一幅畫應該像一首詩,一闋歌,或一篇美的散文。因此,寫一幅畫就應該像作一首詩、唱一闋歌,或做一篇散文。」 – 傅抱石
郭凱的繪畫作品給人的第一印象,就是像一首詩,一闋歌,或一篇美的散文。「畫中有詩」向來是中國品畫的要項之一,郭凱的繪畫尤其含有濃得化不開的詩意,平淡樸實的畫名,容易令人沈入唐詩宋詞的意境之中。
郭凱潛心研究丹培拉技法,安徽合肥2018。攝影:張敬亭

藝術的原生態

評論
信仰的原生態
「原」是最初的、本來的意思,「生態」是指生物在一定的自然環境下生存和發展的狀態。「原生態」是指一切在自然狀況下保存的東西,它未受人為干擾,並且受人類活動的影響亦較少。借用生態學的專有名詞-原生態,來形容曾雍甯的藝術,當然是作了一定程度上的定義的轉換。
空原子筆心,曾雍甯工作室,關渡2019。攝影:游明龍

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

賞析
曾雍甯最新系列 – 春光錦
在曾雍甯的作品中,色彩與色彩、空間與空間的對應與影響的關係,一直是畫面所探討的重心。他挖空心思以各種不同的組合,將上述的關係嚐試研究到極致。在他最新系列作品「春光錦」系列中,可以看到巧思創意與嫻熟技法所帶來的全新色彩與空間的變化。
鹿港龍山寺,2013.圖:張敬亭

嶢嶢

賞析
不盈咫尺而萬里可論
曾雍甯新作「嶢嶢」系列,出現許多矩形堆疊而上、峰峰相接的奇異造型,特別有一種體積厚重、緊實的視覺效果,尤其對比環繞其間的大圓、小圓。他命名為「嶢嶢」,嶢嶢乃高峻也,出自《文選.揚雄.甘泉賦》:「直嶢嶢以造天兮。」
曾雍甯 嶢嶢04 2020 © 曾雍甯

花團錦簇的鍊金術

評論
花團圓
曾雍甯嘗自稱「野人」,因為他從小到大的生長環境,不是在農村,就是在山林或海邊,由於從小喜愛藝術,以及業餘攝影家父親的鼓勵,消磨了許多時光上山下海,盡情地在大自然中寫生、拍照,留下大量植物花卉的素描、圖像,這些都成為日後藝術創作的養料,後來在藝壇投石問路的首次個展就命名為「野人花園」。
曾雍甯工作室,關渡2019。攝影:游明龍

花團圓

賞析
花團錦簇的鍊金術
貼金箔的「花團圓」系列,圓形則躍居主宰地位,而巨圓之中包圍著無以計數的小圓,其紋樣、圖案、色彩、組成方式各異其趣,層層疊疊,繁密叢生,卻有一種統一感、協調感,這應歸功於所有的圓形都聚攏在巨圓之中。
曾雍甯 花團圓07 2019 – 2020 © 曾雍甯

論楊寓寧的繪畫創作

評論
楊寓寧在這一系列的繪畫創作中,雖選擇了書畫用的皮紙和墨等古典的東亞繪畫材料,但並不意味這些作品只能置放在水墨、書畫的脈絡中被閱讀。
蕾絲花。攝影:楊寓寧

冰樹銀枝

賞析
劉國松的《冰樹銀枝》傳達的是堅毅
以冰冷的山峰為背景,簇簇叢叢的白雪覆蓋的樹枝在這幅畫中佔據主導地位。儘管冬雪重重,樹枝依然挺立,直衝雲霄,耐心等待春天的到來。冬景中堅忍不拔的比喻是傳統繪畫中的一個普遍主題,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北宋,當時不朽的風景作為一種獨特的流派出現。
劉國松 冰樹銀枝 2009 © 劉國松文獻庫

吹皺的山光

賞析
現代水墨傳教士的聖經(二)
1977年之後,劉國松以近十年的時間,致力於水拓技法的創作。鑽研水拓技法,正呼應了劉國松「革筆的命」的主張,拋棄對筆的依賴,一樣也能製作出好畫,而《吹皺的山光》正是水拓技法嫻熟時期的神來之作。
劉國松與吹皺的山光,1985。圖:劉國松提供 © 劉國松文獻庫

老榕樹的春天

賞析
現代水墨傳教士的聖經(二)
開始嚐試的新技法,利用水墨滲透特性,使得畫面去除人工雕琢的筆痕,產生自然天成的效果。
劉國松 老榕樹的春天 1993 © 劉國松文獻庫

流動的山峰

賞析
現代水墨傳教士的聖經(二)
《流動的山峰》是劉國松以拓墨法創作的傑作。拓墨法呼應了劉國松「革筆的命,革中鋒的命」的主張,證明了拋棄畫筆,一樣能夠展現筆所畫不出的自然線條與色塊。
劉國松 流動的山峰 1976 © 劉國松文獻庫

中秋節

賞析
現代水墨傳教士的聖經(二)
在劉國松的抽象畫中,以中國節慶為主題的作品最具有人文情懷,這幅《中秋節》反映了千百年來中國人對月亮的詩意幻想,以及對中秋佳節的深厚情感。
劉國松 中秋節 1969 © 劉國松文獻庫

發紫的太陽

賞析
現代水墨傳教士的聖經(二)
劉國松說過:「我的構圖雖然基本上是一個圓一個弧,但顏色、技巧、肌理都有很大的變化。」《發紫的太陽》正是一幅由簡單的上圓、下弧所構成的太空畫,其顏色、技巧、肌理都有可觀之處,而令人驚艷。
劉國松 發紫的太陽 1970 © 劉國松文獻庫

錢塘潮

賞析
現代水墨傳教士的聖經(二)
這是劉國松以水拓法完成的較早期作品。水拓法是把墨或顏料滴在水面上,取其水面飄浮游散的效果,以紙吸附之後再進行畫面的加工處理。水拓法富有很大的隨機意味,須因應拓印出來的效果去塑造意境。
劉國松 錢塘潮 1974 © 劉國松文獻庫

自許的價值

評論
薛松在當代文化中所扮演的藝術家角色
薛松對自己作為藝術家的時空背景有所認知;而身為中國當代藝術家,西方藝術則挑戰他的創作。在自覺的情況下,他探討身分認同、面對塑造他的複雜歷史和快速變遷的社會,歸根究底,對於藝術家角色的自我認知創造了薛松的藝術價值。
薛松於工作室,上海2017。攝影:張敬亭

無題(腿)

賞析
麗絲‧樂穆最新的這件作品,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奇異的圖像,如同作品名稱為《無題(腿)》,六、七隻大小不同、形狀各異的腿所組合而成的物體,物體上方扭曲形似向左上方微微仰起的頭像,右方伸出一個瞇著雙眼、張著嘴吧的白色頭形,這個有機體著實令人迷惑,卻也勾起令人想要探究藝術家心理之慾望。
麗絲‧樂穆 無題(腿) 2022 © 麗絲‧樂穆

白色手套

賞析
紡織品是溫哥華藝術家麗絲‧樂慕的創作主題,包括其繪畫、雕塑和裝置藝術。唯有人類會使用紡織品裝飾自己,全球各地文化皆然。服飾可做為個人的認同感,使一個群體聚集在一起。然而,服飾也使得個人與群體區隔,或不同群體的隔離。服飾的用途就是遠離自然世界,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,服飾更顯著的作用是建構一種形象來保護自我。
麗絲‧樂穆 白色手套 2022 © 麗絲‧樂穆